当前位置:首页 > 教学教研 > 教师成长

教师成长

教育叙事:有空我们聊一会

上传时间:2018-10-31   点击:作者:谢沙

     在接到一系列投诉后,我终于坐不住了,把杨天倪请到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你又干了什么!”质问声翻过我的办公桌滚在地上,可是杨天倪用手挠挠头,脸一红,支吾道:“我干了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干了什么还用我告诉你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"

    进行不下去的对话终于被我终止,一脸懵的杨天倪总是能够让我哭笑不得。我将同学们投诉他的事情说给他听,接着就是一番解释或者申辩,我再趁机教育一番,有时会得到他的认同低头认错,有时怎么也不接受我的道理,稀里糊涂混过去就了事。

    运动会是孩子们的自由天堂,类似的场景就更多了,自然,也不全是关于杨天倪的,不过请到办公室来的孩子们都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被老师请过来,而教育式的谈话所能够起到的效用总是那么短暂。

    也是运动会待赛期间,杨天倪就在我旁边看着场上的比赛,我心里一动,就和他攀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聊会呗!”

    “聊啥?”

    “你最近有点烦吧?你能跟我说说你烦什么吗?”

    没想到不经意的一句话却打开了好几次在办公室都没打开的话匣子,也是这次闲聊我知道天天自己也感到特别困扰,他困扰自己为什么总是被老师谈话,烦恼自己总要面对妈妈在管束他时的各种大声吼,他有时觉得自己做的明明是自己认为好的事情,怎么在老师和妈妈眼里就成了过错。望着天天眼里的诚挚,我忽然觉得办公室谈话的方式可能并没有带给我们任何有效的帮助,而是这不经意的聊天让我了解了天天更真实的想法。

    进入五年级的杨天倪,似乎进入了自己的叛逆期,他开始越来越在意自己的话语权,越来越不希望老师和妈妈时时刻刻管着自己,心里有自己的一套准则,这套准则或者和大人的要求一致了自然相安无事,但往往总是相背居多,于是我们会觉得孩子实在太不像话了。

    如果我们常常能像这一次这样聊着天,说出自己的困扰,谈谈相互间该怎么理解,可能才是最有效的谈话。